2013年1月7日 星期一

【h.a.l.f 半調智 春夏號】Handmade-手的職人 | 彈指間的奇蹟 / 蘇珮卿

【 H a n d m a d e - 手 的 職 人 】




 
彈指間的奇蹟 / 蘇珮卿


撰文 / 姜富琴
攝影 / Cheng Chen



她的手很軟,豐腴有彈性,讓人忍不住從掌心到手指,一路摸遍;來到指尖,卻是塊硬繭,猶如行過茂綠森林,突然出現一片荒漠,撞上飛沙石禿岩,除此什麼都沒有。倘若你願意傾
聽,生命的奇蹟通常在絕處顯現,這樣扭曲紋路與死皮組成的指頭們,卻能帶來音符,像一陣風吹舞沙石顆粒,讓它們飛揚出壯濶的景緻。蘇珮卿,重度音樂愛好者,擁有獨特音質的創作女歌手,學古典樂長大的女孩,小時候告訴大人她對音樂有興趣,和絕大多數的台灣女孩一般,被送去學鋼琴,用手與黑白琴鍵以敲打的方式,跌跌撞撞地走上她的音樂路。





手指到心靈的震顫

爾後她迷戀上長笛,手指在音孔上跳著開合之舞,主要還在輔助音階變化,很快的,她的手將她帶到豎琴的弦上,在那個早於紀年前兩三千年就存在的古老樂器上,手是主角,從她心臟出發的電流通過指尖傳達到弦的,震波從她肩臂緊貼的音箱傳出來,成為音樂再經由人們的身體接受,再震動心靈,這麼一趟超空間的旅程,常常讓她心醉神迷:「我覺得坐在一個聲波組成的泡泡球裡彈奏,我的身體直接感受到音箱的震動,而這一切都是由手開始的。」豎琴必需要有一個雙手環抱的動作,你必需要抱住你的樂器,這絕對是個充滿溫柔愛意的行動,也難怪出來的樂音靈動浪漫。

大學時,蘇珮卿到美國跨海就讀音樂系,學校裡好手雲集,太想出人頭勉強狂練的結果,反應在她的手上面──她患上「肱骨外上髁炎」,也就是俗稱的網球肘,讓她好一段時間無法練習,她的手在狂吼發脾氣,這讓她警覺自己偏離了喜愛音樂的單純初衷,開始調整心態,懂得適時放鬆。







肉身換來的音符

「印度人相信每個聲音和身體部位是有相呼應的。」她也相信。全世界最讓她印象深刻的一雙手,屬於印度手鼓音樂家Poovalur srijiI,比常人粗糙多倍的手上佈滿硬皮,「想像得到
要經歷多少時間,多少練習的創傷才能擁有這樣的手,也看得出來這雙手很堅強。」她深信經歷過考驗的手,敲打得出有生命的節奏。

音符有其無可言喻的美好,但要能讓它發生還是需要技藝上的磨練,而技術的習得通常一點都不浪漫,對音樂家來說尤其是血淋淋的,她已經記不得自己多少次是一邊撥弄美好樂
音一邊指尖血肉飛濺,得先拿傷去換指繭,沒得斤兩計較,但她說到這些時輕輕地,沒有佩帶勳章的榮耀,而是淡定的喜悅,只不過小小的付出換得更大的天地,想來是她行經的
樂曲有更多的滿足。

因為答案太顯而易見,我省掉了一個問題,寫在訪問邀請的EMAIL最尾的一個題目,但她記得,在我們說完再見以後,她又回來提醒我沒問,她也說其實沒別的答案。那個問題
是:如果你得了病,全身日漸麻痺(對,就像大提家杜普蕾),那你會希望那個部位最後失去功能?答案你想的到,只是更細節:食指指頭。她說,然後用食指指尖在豎琴上滑弦,耳邊的樂音像輕風拂過又或溪水流過。原來,就算什麼都沒了,食指指尖還是能製造奇蹟啊。







蘇珮卿{Paige Su}官網
http://www.paigesu.com/

蘇珮卿{Paige Su}FB頁面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u.paige



1 則留言: